The 58 fair was the abolition of the alleged violation letter Phi agents uncovered huge inflated income was the abolition of huge inflated income agents revealed lawyers that the prologue of the 58 market group alleged violation letter Phi unbounded journalist Yang Qiubo a paper agreement with only M & a drama, the integration after the merger is the climax of the drama, the merger decision outcome the resurrection. Ganji and 58 city announced the merger of less than a year, the original Ganji CEO Yang Haoyong led a large number of troops out, into the seeds used car network continue to entrepreneurship, as a cornerstone of ganji.com career, the original ganji.com channel manager and all agents, began to experience pain 58 market after the merger integration. At the end of 2015, dozens of agents in the core area of the market were notified of the expiration of their agency rights, and the 58 market group will not renew the contract. In just half a month ago, 58 market group channel manager, also urged non-stop regional agents and local statistical potential customer resources, but on the customer resources paid two days later, these agents not only was repossessed by the agency, and the line of business advertising port was closed. According to the agent to the unbounded news reporter, the cancellation of the agent of the original Ganji agent has more than 60. Nearly ten cities have been replaced by direct agents, involving more than 1000 agents. At the same time, these agents are responsible for the former Ganji more than 10 channel manager’s fate, but also in the game. A number of original ganji.com agents on unbounded news said, Ganji has more than 300 agents, 58 January 4th, group headquarters responsible person in the market channel to communicate with them when he said, this is just the first batch of 60 revoked qualification agency agents, there will be second group…… In January 5th, a number of agents were abolished at the gate of the 58 headquarters of Beijing market group, hoping to ask for a statement. In January 31st, told the news agency of unbounded now, agents, customers will have to find the door, because many old customers from ganji.com agents one-time buy a lot of advertising reserve account port agents were abolished, these reserves will disable the port. Photo taken by an unbounded journalist at the 58 market headquarters. (source: unbounded News) according to the number of agents said, because the original ganji.com requirements, each of them will be in order to get the discount total 2-3 million advertising hoarding port, since the 58 market since the merger, has stopped hoarding goods, has been in the digest inventory, but still has a total of 23000 million yuan of the stockpile to be digested. The sales revenue of these hoarding advertising ports was also included in the income portion of the financial statements of the 58 market group. In this regard, said the 58 fair media group public relations manager Wang Yu accepted an unbounded news interview, "based on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58 group market stockpile, not a real trading company, so there is no problem of the so-called stockpile". She did not respond positively to the issue of virtual port hoarding for unbounded news, but said everything would be don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ontract. But look in the agent, resulting in a stockpile of hidden advertising behind the failure on both ports

58赶集涉嫌信披违规 被裁撤代理商揭巨额虚增收入   被裁撤代理商揭露巨额虚增收入 律师认为58赶集集团涉嫌信披违规   无界新闻记者 杨秋波   一纸合并协议只是企业并购大戏的序幕,并购后的整合才是这出大戏高潮迭起的部分,决定并购结局的悲喜。   赶集网与58同城宣布合并不足一年,原赶集网CEO杨浩涌带领大批人马出局,进入瓜子二手车网继续创业后,作为赶集网事业的基石,原赶集网的渠道经理以及各地代理商,开始经历58赶集合并后的整合阵痛。   2015年年末,数十家原赶集网核心区域的代理商被通知其代理权到期,58赶集集团将不与之续约。仅仅就在半个月之前,58赶集集团渠道经理,还在马不停蹄催促各区域代理商,统计当地潜在客户资源,然而就在客户资源上缴两天后,这些代理商不仅被收回了代理权,而且其所涉及业务线广告端口也被关闭。据代理商向无界新闻记者透露,这次被取消代理权的原赶集网代理商有60多家。近十个城市撤销代理改为直营,涉及的代理商员工逾千人。同时还有负责这些代理商的原赶集网十多位渠道经理的去留,也在博弈当中。   多位原赶集网代理商对无界新闻表示,赶集网有300多家代理商,1月4日,58赶集集团总部渠道负责人在与他们沟通时曾表示,这60家只是第一批被撤销代理资格的代理商,后面还会有第二批……   1月5日,多位被取消代理权的代理商围堵在58赶集集团北京总部的大门口,希望能讨一个说法。1月31日,代理商告诉无界新闻,现在,代理商的客户们也已经找上门,因为很多老客户从赶集网代理商处一次性买了很多广告储备账户端口,代理商被裁撤后,这些储备端口也随之停用。 无界新闻记者在58赶集总部拍摄的代理商堵门照片。(来源:无界新闻)   据多位代理商透露,因原赶集网的要求,他们每年都会为了拿到优惠折扣囤积合计2-3亿元的广告端口,自58赶集合并以来,已经停止囤货,一直在消化存货,但是至今尚有合计二三千万元的囤货待消化。这些囤积广告端口的销售收入在合并时候也被划入了58赶集集团财务报表的收入部分。   对此,58赶集集团公关部媒体经理汪宇接受无界新闻采访时表示,“基于对囤货的理解,58赶集集团并不是一个做实体交易的公司,所以并不存在所谓的囤货的问题”。对于无界新闻追问的虚拟端口囤积问题,她并不正面回应,只是表示一切将按合同办事。   但在代理商看来,在囤货导致失效的广告端口背后所隐藏的既有58赶集集团“去赶集化”的战略意图,同时还有作为一个上市公司最应该“忌惮”的虚增业绩问题。   虚增业绩如何处理?   随着代理商被裁撤,另一个问题也变得敏感起来――他们曾经为赶集网所“赶出来”的业绩究竟应该如何处置?   未上市的赶集网,财务数据并不透明,只能用一些支离破碎的公开资料,梳理出其财务状况的大致轮廓。   2015年5月,原赶集网CEO杨浩涌曾公开透露,“去年年初,赶集网整个收入是7到8亿元。” 58同城2015年三季度营业收入2.12亿美元, 同比增长195.9%,主要是受益于赶集网和安居客并表。   但多位原赶集网代理商对无界新闻表示,58同城以不菲代价控股的赶集网业绩有很大的虚增成分。招聘线作为赶集网的重点业务,赶集近60%的收入来自招聘,因而虚高的情况也最甚,很大一部分是代理商垫钱给赶集网入账,房产线也有大概三分之一业绩是虚增的,服务线也有这种情况,各地情况不太一样,但都存在虚增、垫钱预付的情况。   来自各地的多位代理商反映,在合并之前,每个月代理商买业绩的囤货,合计大概占赶集网营业收入的三分之一,一年在2―3亿元,赶集网一年的营业收入大约在七八亿元左右。58赶集合并这半年多来没有垫付,前期垫钱囤的货已经消耗很多。即使这样,目前一个普通的代理商在赶集网买的业绩余额也有几十万元,全国代理商预付购买尚未消耗的广告端口价值合计还有两三千万元的囤货。“不囤货赶集网就不让你干了。”多位代理商表示。   另一位王姓代理商表示:“我们相当于厂家的经销商,一般有两种成本价模式,一般是囤货到经销商手里,经销商想办法消化。比如100元钱的东西,一般45元买来,如果不囤货,他们会把代理折扣涨到50元。货卖不掉,另一个模式就出现了,成本45元,你卖30元,赶集网想办法帮你散货,这样经销商利润在亏损,但赶集网的利润保住了。” 无界新闻获取的渠道经理帮助代理商散货对话截图。(来源:无界新闻)   一位王姓代理商表示,“赶集网总是以涨折扣或取消经销权来威胁代理商,很多代理商已经做了五六年,广告端口囤货上百万元,好多家还有2012年的货还没散出去。”   关于这部分存货的处理,上述代理商表示,在去年12月31日于58赶集交涉时,该集团法务部人士曾提出过会按折扣价回收存货。   在无界新闻记者获取的当天交涉录音当中,一位代表58赶集出面谈判的女士对于广告端口囤货一事表示知情,并承诺说:“这部分争议不大,基本上会实现的。你们自己囤的,按折扣价算,替客户囤的,可以考虑给你们收益。”   对于原赶集网虚增收入一事,赶集网的新主人同样知情,并将调整绩效指标,对此行为加以遏制。代理商提供给无界新闻的58赶集核心城市渠道代理商大会录音显示,姚劲波称,“与以前赶集网不一样,58赶集关注长期价值,不在乎你这个月多收点钱,多压点货。我们账上长期趴着几亿美元,不需要大家把钱压到58赶集来。”他表示,公司不考核你们的回款、存货和现金,只考核端口的开通和消耗。   关于广告端口囤货善后问题,无界新闻获得的58赶集内部说明文件称,在账号关闭前已经产生的预付款及返点,若在终止日(2015年12月31日)尚未消耗,将一并以现金形式退还给账号所属代理商。根据协议约定,预付款及返点的退款时间点与保证金退还时间一样(即合同解除后6个月),由于各地具体情况不同,具体时间灵活安排,但不会晚于6个月。   长期从事跨国法律诉讼的律师郝俊波对无界新闻分析称,如果高层知道合并的赶集网存在财务造假问题,在美上市的58赶集集团应该向投资者披露这一不利事实,因为这些信息会影响到投资者的利益。否则可能涉嫌未能如实披露不利事实,而美国证券市场对证券欺诈等行为非常反感和敏感,不利事实一旦暴露很可能引起股价下跌,并导致集体诉讼等严重后果。   被指转移客户资料   58同城与赶集网皆是就业、住房、二手产品和本地生活服务信息发布的分类信息平台,同时都已涉足垂直O2O领域,业务有高度重叠。合并之前,双方竞争已经入白热化阶段,密集的广告投放致使营销成本大增,迫使这两家公司的机构投资者从中调停,并最终促成合并。   2015年4月17日,赶集网和58同城(NYSE:WUBA) 正式合并,组成58赶集有限公司(下称58赶集)。58同城以现金加股票的方式,其中包含3400万份普通股及4.122亿美元现金,获得赶集网43.2%的股份(完全稀释后)。   作为分类信息发布平台,赶集网的正常运作,依赖于各个城市大批的代理商,向当地有信息广告发布需求的公司和中介,销售网络发布端口。代理商不幸地成为58同城和赶集网合并后,去“赶集化”进程的牺牲品。   “整合职能重叠部门”是公司合并最惯常的开场白,但一切还是来的太突然。   在去年12月2日的58赶集核心城市渠道代理商大会上,58赶集CEO姚劲波还让原赶集网代理商把赶集网当成一份事业。代理商提供给无界新闻的此次会议录音中,姚劲波表示,“集团不会再建一个分公司,不会把任何一个业务变成直销,不排除让直销再退出两个城市,前提是我们(代理商)能做的比直销好。”   58同城渠道部订阅号“神奇渠道”亦发布当天的会议消息称,公司会将资源和支持更多向赶集网倾斜。   距这场安抚大会结束不到一个月,58赶集就开始着手把代理商手里的客户资源,转移到自己手中。   原赶集网天津代理商刘秀汀对无界新闻表示,互联网公司最重要的无形资产就是客户。代理商手中的客户资源包括两部分,已合作的客户,相关资料已通过赶集网后台系统,交给赶集网,用于开端口办业务。另一部分是当地潜在合作可能的客户资源。   多位代理商表示,2015年12月中旬,58赶集的渠道经理催着代理商,盘点所有潜在客户的资料,包括联系方式、地址。譬如,房产条线基本把当地所有地产中介资源统计了一遍上交。不按时上交或者格式不对,还要交罚款,12月21日,上交了第一批客户数据,在月底完成了全部客户数据上交。   无界新闻得到的58赶集内部邮件亦佐证了上述说法。 以上为无界新闻获取的名为“经纪人盘点要求”的邮件截图。(来源:无界新闻)   58赶集去年12月22日发给代理商的“经纪人盘点要求”邮件提出:1.对于有店面的门店不允许遗漏;2.经纪人总数的误差不得超过5%;在规定时间内经纪人将明细表提交给各省的渠道经理进行汇总。   同时,58赶集公司运营部门对代理商所提交的盘点结果进行抽查。对误差超出规定标准的,由HBG华北渠道部公布处罚结果。同时制定出“对代理商处以每条误差信息500元罚款;逾期3天以上未提交盘点报告的,本季度销售业绩返点扣除全部返点的50%”等四项处罚措施。   “交完隔天就关闭所有端口,数据占为己有。30日下午不续约通知才转发到我们手里,31日晚上12时关闭端口。一点准备都没有,像被耍了。”刘秀汀说。   无界新闻记者获取的内部邮件亦显示,去年12月29日,58赶集已下发2016年赶集渠道代理商不续约通知函,法务部建议通知代理商时间为12月29日。但代理商向无界新闻提供的邮件则显示,部分代理商收到邮件时是12月30日。 无界新闻记者获取的58赶集致代理商通知函邮件截图。来源:无界新闻   秦海鹏表示,“当时58赶集是以提升管理能力为借口,把所有客户资料都收走了。我们也怀疑过,但姚劲波、杨浩涌轮番出来背书,找五六个代理商分批面谈,表示将大力支持代理商。”   58赶集沈阳代理商辛阳对无界新闻表示,不是熟人去跟当地中介接触,人家根本不会理你,更不会把自己的店面人数、联系方式、店长名字,统统给你。这些核心区域的大代理商已经在当地市场耕耘多年,付出巨大的市场成本。就像包块地种果树一样,我们种了六年,果子可以收成了,他们进来了。   对此,汪宇表示,所有客户的投放都是基于58同城或赶集网的平台,并不存在所谓骗取客户资料的质疑。   服务、房产业务线是裁撤重点   接收代理商的客户资料,只是58赶集整合并购棋局中的一步缓棋。   据58赶集公关部以及原赶集网代理商双方,向无界新闻提供的58赶集内部说明文件显示,58赶集将在2016年起,针对当前的渠道代理体系做进一步的梳理和调整。将与部分重点区域中合同自然到期的原赶集渠道代理商不再续签新的代理合同,这些重点区域的代理渠道,将由58赶集统一根据发展需求进行重新调配。   此说明文件发布于去年12月26日,五天后,代理商的预付款账号(提单端口)被关闭。 无界新闻记者拍摄的代理商聚集58赶集集团总部维权照片。(来源:无界新闻)   赶集网的代理业务主要分为三条线,房产线、招聘线和服务线。多位代理商表示,这些被取消代理权的代理商,主要业务都是房产线和服务线。而有的代理商则被砍掉房产线和服务线,保留了招聘线的代理权。   一位曾为赶集网代理三条产品线的李姓代理商对无界新闻表示,他的招聘线代理权还保留着,另外两条线代理权都已取消。   去年11月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上,姚劲波就曾透露出希望突出赶集网招聘线的态度。他当时表示,58同城将作为一个大的综合性平台存在,赶集网将突出其招聘的业务。之后去年12月2日的安抚大会,姚劲波同样流露出弱化赶集网房产与服务的弦外之音。   在无界新闻获取的会议录音当中,姚劲波强调,“在招聘线,赶集网的代理商一定要超过58同城直销,没有超过就很危险。房产和服务条线,要追到58同城市场销售额的60%,做不到就是不合格”   还在沉思如何完成转型要求的代理商,不到一个月却得到了出局的消息。   汪宇表示,解约与58赶集整合并没有相对应的关系。本次的部分代理商解约,完全是58赶集根据合同,与合同到期的代理商解约的正常法律流程。58赶集已经按照正常的流程向相关代理商下发了通知,后续的措施,也都通过邮件以及电话的方式与涉及到的代理商进行了沟通,确保每一个涉及到的代理商都已经知道此事。   原赶集网天津代理商秦海鹏对无界新闻记者表示,原赶集网一共有五个大区,全国被裁撤的有60多家,单是华北大区就裁撤了17家代理商的代理权。近十个城市撤销代理改为直营,涉及的代理商员工逾千人。在12月2日参加核心城市代理商大会的前五十名代理商当中,业务规模排行第四五六位的代理商都已被收回代理权。这些代理商的业务月收入都在200万元以上,员工都有两百多人。 品牌竞争的牺牲品   根据艾瑞咨询去年年初发布的数据,58同城在全国一二线城市共设立27家直销分公司和380个城市分站,赶集网在一线城市有4家分公司,同时在全国374个城市有分站。姚劲波亦曾放言,“赶集网的用户是我们用户的子集,商户也是我们的子集,产品也是copy我们的,收购这样一家公司没有任何意义”。   在这样的心结下,合并后,姚劲波对于赶集网的业务结构进行大刀阔斧地调整似乎也在预料之中,但如何善后则是考验智慧的地方。   多位代理商表示,已经被裁撤的代理商所涉及的城市包括沈阳、天津、杭州、长沙、福州、海口等,都是市场开拓非常成熟的区域,而在那些市场价格体系和竞争格局还没稳定的城市,原赶集网的代理商还留有一线生机。   辽宁的一位代理商表示,辽宁有一个大代理商,六年前就开始跟赶集网合作,市场成熟之前,辽宁前前后后换了三十个代理商,活下来的只有这一家。以前的价格体系很乱,年度价格相当于现在的季度价格。现在价格提上来了,代理商却出局了。   代理商黄霞称,“有一些代理商被裁撤,是因为58同城在当地有分公司或者自己代理商,成了两个品牌斗争的最终牺牲品。现在大批员工和老客户正等着我们回去安抚。”   今年1月初,多个代理商开始上58赶集总部堵门讨要说法,对此事件的描述,出现了两个大相径庭的版本。   创业邦在《姚劲波58赶集8000人年会讲话全文》一文中援引姚劲波的话称,“前两天在总部闹事儿的某个代理商,他们违规操作,提供的都是淘宝刷钻之类的服务。” 《姚劲波58赶集8000人年会讲话全文》一文截图。(来源:无界新闻)   但代理商秦海鹏称,这是公司为了掩饰真相编造的。如果有违规会事先警告,然后罚款3000元起,这是代理商条例当中有规定的,但当天去讨说法的代理商都没有涉及违规行为。   对此,参与了堵门事件的多位代理商均表示,姚劲波的说法是混淆视听,代理商对于打击刷钻违规是支持的,涉及到刷钻违规行为的代理商是沈阳阿凡达、无锡鑫润、武汉华信通以及哈尔滨大云4家,已经暂停端口,但这些公司还是58赶集的代理商。 无界新闻获取的58赶集惩罚刷钻通知对话截图。(来源:无界新闻)   这些上58赶集总部堵门的代理商,自己同样面临着客户的堵门问题。   秦海鹏称,“我们公司有两百多号人,涉及老客户的储备金额也有几百万元,其他大的代理商也差不多,这些客户这两天已经找上门来。”   一位不愿具名的代理商透露,1月7日,58赶集渠道经理约其见面商谈解决方案,面谈核算后台成本,渠道经理给出的是50万元,而他核算的是90万元。   “我的诉求是让58赶集给予货品库存合理退款,帮忙安置员工,同时赔偿半年营业额。”上述不愿具名的代理商表示。   据记者了解,其他代理商的述求也与此类似,这与58赶集集团的预期出现巨大差距。   汪宇对无界新闻表示,58同城、赶集网与代理商的合作,一切都会依照合同条款处理。   58赶集合并之后的阵痛才刚刚开始,对于此事后续进展,无界新闻将继续关注。   (王晓薇对本文亦有贡献)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